約5、6年前,當時公司辦公室從樓下換到樓上,讓我常常必須上下來回跑。我總喜歡快速跑下樓,甚至用跳躍的方式縮短行進時間,因為來回次數繁多,讓我發現我總習慣用右腳來著地,漸漸在跳完之後會開始覺得右膝疼痛。痛感發生之後,我便所警惕,不再以這種危險的方式跳下樓梯,右膝也就漸漸不太痛了,卻不知道這行為早已默默傷害了我的膝蓋。

2018年六月中,當時我還生龍活虎跑出去玩,但事隔不到幾周,我突然發現右膝相當不適,本以為大概會像5、6年前那樣,過一會兒就沒事了,沒想到這次疼痛卻沒有止盡,光是走路都會不舒服,更別說是爬樓梯了!讓我不得不尋求專業醫療的協助。

八月初我來到內湖的醫院檢查,照完X光之後,醫師說我必須開關節鏡,要動手術。我過去沒有類似病史,也沒有研究,想詢問手術細節、並理解關於手術的須知與風險等,卻換來醫師冷淡回答:”你確定要開,我再跟你說。”讓我當下心情有點失落,後來試圖詢問了護理師相關問題,希望能得到些解答,護理師則說如果是動完手術,需要做復健,過程不會太短,且要搭配運動。這讓我覺得好像有些風險,遲遲不敢做決定,於是只先吃著醫師開的止痛藥錠。

兩周過後,我換一家醫院去檢查,醫師評估後說我的韌帶受傷,先開了止痛藥給我。並叮嚀我膝蓋不痛的時候再做一些復健動作與運動,可是那段時間我的右膝疼痛仍然持續,根本沒有機會做復健運動,又過了兩周,我再換到第三家醫院去看,一樣是開給我止痛藥,但我的痛感仍沒什麼緩解。即便每兩周都會回診,卻始終沒有進步,甚至醫師開止痛藥只有早晚的,中午我的膝蓋就會劇痛明顯,我還必須自己購買止痛藥來減緩午時的陣痛,有時半夜還要搭配藥布,才能順利入睡。

到九月中,我的情況更加惡化,走路開始一跛一跛的,我覺得事態不對勁,不能再繼續拖下去。後來經由推薦我找到了長春藤預防醫學健康管理的陳炯瑜醫師,陳醫師說明了開刀有一定的風險在,且可能有後遺症,因此他並不建議,而是要我先減重,並增強股四頭肌來改善,或是SRF優適骨。這療程是注射治療,而我非常怕打針,所以一直猶豫,直到走路跛腳更為嚴重惡化…

剛好去聽了一場西藏旅行的說明會,我非常想參加,但我也深刻理解自己的膝蓋這樣根本不可能走遠途。我光是走路都不方便了,而且還會痛到無法爬樓梯,必要時上樓梯還要倒著走才有辦法,連過馬路我都擔心走太慢會卡在中間動彈不得。凡少於30秒的行走時間我都不敢輕易踏出,跑步更是癡心妄想,根本不可能!總總惡劣的情況,讓想去旅遊的我相當不甘心。因此我下定決心,痛就痛這幾次,但我一定要趕快治療好我的右膝!

在九月底我決定去做了長春藤SRF優適骨,我一直都相當畏懼打針,但這次我願意為了膝蓋的健康,忍痛接受我最害怕的注射療程。

而在抽血的當下與給陳炯瑜醫師施打的過程中,卻意外沒有想像中痛,讓我相當驚訝。心想可能是醫師與護理師的技術都很好的緣故吧!讓我對在長春藤接受治療的經驗相當好!

打完療程後大概第四天左右,我發現好像有點不一樣。第五天時,我的右膝竟然不會痛了!而且走路比較不會一跛一跛,比起幾天前還因為走路跛腳,幾乎沒有走動,就連光站起來都很累的情況完全有明顯的不同。對於這樣的進步,心裡默默竊喜。而這才只是開始,

約三周後,我已經可以開始小跑步。單腳也足以支撐我自身的重量,並搭配陳醫師的叮嚀與指導,天天都做20-30下的深蹲與加強股四頭肌的運動。

一個月過後,我又回去找陳醫師做第二次治療。我整體的感覺已經恢復如疼痛之前的正常狀態,這次回來比較像是保養,並讓我的膝蓋能夠恢復更全面。

目前做了兩次療程,我幾乎可以說跟過去健康的狀態沒什麼差別。就連大家可能會擔心關節會因為天氣變化而變成氣象台,在我身上也都沒有發生。

前陣子還遇到11月的全國性投票,我排隊排了40幾分鐘,依舊沒有不適感,隔天還跑到宜蘭的望龍埤全家旅遊,走了一個多小時,腳步相當輕鬆。

現在偶爾會想起之前跛腳的那段回憶,真的是痛不欲生。許多人看到現在如此健康的我,都很難相信兩個月前我竟然還跛腳,而現在則是跟一般人一樣行走自如。很感謝長春藤與陳炯瑜醫師,讓我能再一次重新擁抱健康的膝蓋。而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難能可貴的健康,還要倚賴健康帶我走向世界各地呢!

【注意事項】1.見證者分享內容皆已取得當事人同意。2.見證者確實在該醫療機構進行手術療程。3.任何醫療處置均有其潛在風險,因此就診時,請務必與醫護人員配合。4.禁止任何網際網路服務業者轉錄其網路資訊之內容供人點閱。但以網路搜尋或超連結方式,進入醫療機構之網址(域)直接點閱者,不在此限。